捕鱼游戏平台,电玩城游戏大全

当前版:A4

树木连房廓

来源: 日期:2019-03-06 15:56 点击:5578

【水调歌头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□徐国忠

我常常站在阳台,或者隔窗向外欣赏眼前的树,欢喜而又心慰,欣赏的心情甚至超过了对温暖家的感觉。

唐朝诗人张籍《学仙》诗,开篇句:“楼观开朱门,树木连房廊。”落笔瞄准的是居住环境和树木的相生相存相依偎,是说居当有树,树木乃是房屋的情调和色彩。

“树木连房廊”与现在的电梯房、抑或是摩天楼是无缘的,再善良厚道的设计师也知道寸土寸金的算计,而不能保证每户与自然和谐一体。

倘若取法简陋,不媚妖冶,不近时俗,得一蔽院砖舍,求与自然合一就是一别有洞天的妙处佳境了。那一年,正值房产走低,母亲说,孩子大了该置办房子了,我们捏着十几万元的存折又贷款十余万元,买下了地缘虽偏但有楼有树相绕的房,即所谓的联排别墅。

门前有树,白蜡树,可谓:“门树一行春”。树干齐于一楼,居二楼,树冠的枝条便探进院落,齐刷刷的枝尖快能挠上二楼的玻璃,好一副隔窗相望的样子。生活为此添了许多的景色和遐想,日子添了很多美丽和色彩,季节变得分明而斑斓,岁月亦是深沉而又快活。

树是窗前的幕布,喷绘出春夏秋冬,极写着春之蓬勃、夏之激昂、秋之灿烂,冬之空灵;又可称之为,春之容、夏之韵、秋之艳、冬之味。

树芽抽绿冒紫,就像少女的酥手撮捏着一只口红。鸟儿跳跃歌唱,正是: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春燕啄春泥。”一切的律动和声音都在催促囿于春困的人们,莫负春日好时光。

因为一冬的收藏,因为一春的蓄势,所以换得夏的疯长,将树枝延伸抻长,将叶子长大掩密,形成房廊的墙外墙,密不过风,实不透光。院中的人在一道安全屏障之中,无风沙之侵扰,纳绿荫之安详,安逸而又舒畅。

树枝摇晃,树叶沙沙作响,成熟的树叶正以坚韧和毅力抵抗住风雨,并化风雨为营养,已使自己美丽而又芬芳,这时树更多的是麻雀野鸽的宿榻和蹦蹦床,当深秋到达,秋风抖落叶,地上是一片金黄。

冬天到了,起床打开窗帘,树上挂满霜花,视线不再有树叶的遮挡,当有风吹来,枝条成了弹奏的琴弦,发出吽嗡哼的长鸣短奏,天空清冽而又寒气逼人,正所谓:“树木何萧瑟,北风声正悲”。然而,当日出风停,暖阳穿过树距枝杈缝隙间斜斜地照来,在阳台上,在窗台上,那碧绿的吊兰、红红的仙客来、娇艳秀美的白鹤芋,无不以色以韵以芳香点缀烘托出室内的“春暖花开”,这时居高临窗眺望远处公路上川流的车辆,足足叫人感到家的温暖与温馨。

转眼八年过去,当年的树大多已由手腕粗长到对掐粗,更粗的已经有小抱粗,高已经超过三楼楼顶了。楼房还是那楼房,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树,它们已经长得太挤,粗壮的树根已经伸进院落,隆起地面,大有危机房基之势。我和邻居们在第九年的春天,开始对白蜡家族吹哨叫停。第一步,将受欺负在夹缝中生长的难兄难弟们请走移出,给它们找一个更广阔的天地;第二步沿院墙在树与墙之间挖一圈下水道,既截断树根对住宅的侵入,又为树蓄水并提供营养。春在夏已来,重新排队并享有水源养分的白蜡们长得更有劲了,那串街走巷的商贩们时不时会问上一句:这树卖不?我们会很傲气地说:卖?树就是房,我们住这就冲着这树来的。

人至中年,多喜静而远于熙熙攘攘,居于这有树的空间,当独坐于树下观树上枝叶婆娑,或哄晚辈幼儿于膝下,听树上鸟儿呢喃做声,瞧学童幼子树荫下嬉笑追逐,便觉已享得人生之乐趣,亦似乎感知到人生逍遥之真谛。